咨询热线 020-48940641

科技资讯

终于能尽情安放他“似乎没有穷尽的好奇”

来源:原创 编辑:admin 时间:2017-10-07 14:23
分享到:
  全球创新指数报告显示,中国成为进入前25名的唯一中等收入国家。在浩瀚的历史长河中,创新决定着文明的走向。随着中国在创新领域由“追赶”逐渐变为“并跑”甚至“领跑”,中国带给世界的惊喜会更多这是一个堪称世界桥梁建设史上的巅峰之作。全长55公里的港珠澳大桥,由跨海桥梁和海底隧道组成,是目前世界上最长的跨海大桥。
 
  兰渝铁路的建设构想,一百年前,就出现在孙中山先生的《建国方略》中。没有足够的技术实力,这条铁路就只能停留于想象。历经9年的攻坚克难,2017年9月29日,长达886公里的兰渝铁路全线通车。
 
  跨越塞北风区,蜿蜒岭南山川……5年来,越来越多的省份填补了“高铁空白”。中国高铁通车里程超过2万公里,跃居全球第一。创下最高运营时速、最低运营温度纪录的中国高铁,又开始“走出去”,兴建土耳其第一条高铁、俄罗斯第一条高铁……
 
  瑞士洛桑管理学院不久前发布的报告显示,在全球最具竞争力的经济体排名中,中国内地的全球竞争力上升至第18位,在“经济表现”中高居全球第2位。“总体上看,在主要科技领域和方向上我们实现了‘占有一席之地’的战略目标,为我国成为一个有世界影响的大国奠定了重要基础。”科技部部长万钢表示。
 
  “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海里游的,我们从无到有,一步步见证祖国的强大。”当自主创新的速度和进度频繁被刷新,中国人的创新自信也一次次被“点燃”。“科研成果涌现,是多年来在科技创新重点领域长期坚持研发取得成果的集中体现;也是深化改革激发活力、加强政策引导激励,以及科技创新投入、金融等协同推进的结果。”中国科学院院长白春礼说。作为我国有机电子和柔性电子学科的开拓者,多年来,中国科学院院士黄维率团队横跨物理、化学、材料、电子、信息和生命等多个学科,取得多项兼具系统性、创新性的国际前沿研究成果,被诺贝尔奖获得者艾伦·黑格赞为“有机光电子学领域的国际领袖”。
 
  1963年,黄维出生在一个传统的医务工作者家庭,特殊的氛围令黄维耳濡目染,习惯于不断求知,也习惯于严谨理性。1979年,黄维进入北京大学求学,燕园“常为新”的环境更令他如鱼得水,在充足的空间中不断探索未知,终于能尽情安放他“似乎没有穷尽的好奇”。
 
  上世纪90年代初,黄维赴新加坡国立大学化学系从事研究工作。他坦言,那个年代,国内科研环境存在许多问题:如研究机构缺乏系统高效的创新管理能力;科研人员缺乏高层次、国际化的学术交流机会;资源配置机制公共性和透明性不够;社会整体创新文化氛围不够理想等。
 
  而如今,黄维坚定地表示,中国正在重塑世界科技格局。无论是顶级期刊上,中国科学家发表重要文章的速度、数量与质量;还是重大科技奖项评委席屡见不鲜的中国专家身影,都证明中国科技水准已在多领域由“跟踪”升级为“并行”,甚至在个别领域实现“领跑”。
 
  “多年来,我一直希望以自己的微薄之力,建设一个代表中国最高水平,能在高新技术前沿领域参与实质性国际竞争的研究机构。”
 
  为实现这一梦想,黄维放弃了国外优渥的待遇和平台,在世纪之交选择回国,先后在复旦大学创建“先进材料研究院”,在南京邮电大学建设“有机电子与信息显示国家重点实验室培育基地”,在南京工业大学成立“海外人才缓冲基地”。
 
  其中,南京工业大学的“IAM团队”已吸引百名海外高端人才与杰出青年学者,产生了一系列高水平原创成果,成为多个国家级、省部级科研平台与引智基地。看着团队从无到有,再到跻身国际学术品牌之列,黄维坦言,“没什么比这更令我自豪”。
 
  “一生一世一团队,惟新惟实惟奋蹄”。黄维说,勇攀科研高峰是每位科研工作者义不容辞的职责和担当,也只有矢志不渝地做学问、搞科研,才能坚持真理,践行“不计利害,只问是非”的科学本色。
 
  2017年4月,黄维院士出任西北工业大学常务副校长,分管人才人事工作。在他看来,吸引高端人才最客观、可行的办法就是充分发挥现有人才的作用,让其“现身说法”。
 
  黄维强调,“引才”的关键在于“引心”,只有设身处地为海归人才搭建事业平台,营造温馨、积极的成长环境,同时辅以政策支持,才能有所成效。中国桥、中国路、中国港、中国车、中国楼……一个个奇迹般的工程,编织起人民走向美好的希望版图,托举起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天眼”探空、神舟飞天、墨子“传信”、高铁奔驰、北斗组网、超算“发威”、大飞机首飞……中国“赶上世界”的强国梦实现了历史性跨越。